扫-扫关注 邻里社
获取更多服务。

邻里社_真实业主生活圈_房网论坛

查看: 439|回复: 3

1969年2月的那三天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7-10 21: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记否?19692月的那三天
刘昌明

    清理书橱,发现一张发黄旧单据,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向插队的渔村路后生产队支取口粮稻谷的出仓通知单,这张我无意中保存在渔村大队信封里,1978年底我上调离开时随着书籍带到厦门了。尘封的老纸单上还可清晰地看出路后生产队会计曹玉忠、保管鄢恭润负责任盖的印章,让我回想起50年前春寒料峭的时候,随同福州四中老三届上山下乡去闽北农村,从省城到建瓯的那几天长途迁徙的情景,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图片1.jpg
(上图是笔者保存的上世纪60~70年代路后生产队仓库保管员开具给我个人留存的社员支领口粮稻谷的复写出仓单第三联)
图片2.jpg
(上图笔者领稻谷的出仓单就收在这70年代渔村大队办公信封里)
福州四中第一批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按照福州市革委会统一安排,在临近过年的前10天(1969年的春节是2月17日),就是在2月7日晚上九点多乘坐福州开往南平的知青专列,前往建瓯县小松公社插队落户。
我于哥那时是福州四中初三毕业生(66届),已报名首批去上山下乡当知青。而我作为福八中68届初中生原已跟同学约好3月份一起和本校老三届去插队。可是由于当时家里困难,没有经济能力为我和于哥各准备一套离家外出的棉被草席蚊帐冬衣等生活必需品,也为了俩兄弟远离父母可以互相关照,爸妈就让我随同福州四中老三届于哥第一批上山下乡。就这样兄弟俩辞别父母、离开榕城,到建瓯县小松渔村插队当知青去。
2月7日那天下午大家按照通知先到福四中集中,统一乘车前往火车站。记得当天晚上有关部门在福州火车站组织了颇有造势的欢送活动,广场不时响起“毛主席挥手我前进,上山下乡革命”的口号声。当晚9点多钟,我们在一阵阵豪情壮志的喊叫声和难分难舍的哭泣声中懵懵懂懂地告别了故乡榕城。汽笛声划破福州火车站月台的夜空,也撕碎了知青父母、兄弟姐妹的离别难舍。无情的列车咔嚓嚓、咔嚓嚓地起步了,运送知青的客车徐徐驶离福州,我迷迷糊糊、晕晕沉沉地就睡着了。半夜里,感觉大约是次日凌晨一、两点钟的时候,知青专列缓缓停靠在南平火车站。因为要等建瓯县革委会“四个面向”办公室的干部派车来接,我们整列火车的福州四中知青全部下车在车站月台等候。寒冬腊月闽北山区夜半三更格外的冰冷,我们知青们一个个都被冻得直哆嗦,脑瓜灵活、年纪稍大些的知青就很聪明地悄悄躲进车站月台旁的车务站房里,和铁路值班员工一起围着木炭火盆烤火取暖。那天我脚上穿着平底薄垫的松紧舌口布鞋,一双脚板早被冻得麻木没有知觉。为了驱寒生暖,我就站在月台上不停地一二一跺脚,双手边搓边哈气。
图片3.jpg
(这上世纪60年代的福州火车站曾送走成千上万的青少年去插队)
2月8日上午八九点钟以后,只见一辆辆敞篷解放牌大货车络绎不绝地空车开进南平火车站,几个领头的组织者手拿一沓名册大声呼喊,一会儿工夫,聚集在月台周围近千个知青们赶忙拎着自己的棉被衣箱和脸盆网兜等行李按照分配到各公社各大队的名单纷纷集合站队,然后相拥携带行李攀爬上指定的贴着编号的大卡车。上午十点多钟,在锣鼓喧天、喇叭震响的欢迎声里,二十多辆运送知青的汽车一辆紧接着一辆开出南平火车站,驶向边远农村的广阔天地。
图片4.jpg
(上图是2009年2月笔者重返渔村经过建瓯城关在鼓楼前留影)
那时候南平至建瓯的公路里程是69公里,我从小就怕汽油味,更何况是乘南平到建瓯的长途汽车。为防止晕车,我上车前就抓紧服下加强量的晕车宁,卡车开出山城南平没多久我还是晕了,在弯弯曲曲、崎岖不平的山路上颠簸难受极了。实在坚持不住的我赶紧挤到车厢后边,身倚后挡板朝着下面公路呕吐狂喷,身体极度疲乏,非常期盼汽车快快开到目的地。一路上我无精打采,过了中午,很多知青在车上纷纷拿出面包饼干就着军用水壶填充肚子,我在晕车中,没有食欲。卡车驶过古老建瓯县城我居然不知道,不过时而关注车队沿途停靠情况。汽车开开停停,行驶两三个小时后,只觉得陆陆续续都有车辆在小松地界的沿途村庄公路边停靠下来,后来别的知青告诉我,车队先后经过小松公社的上元、穆墩、湖头、定高、李园及小松等靠近公路的大队,然后等路边的公社大队干部们把分配的知青们接走。
图片5.jpg
(上图是1993年10月笔者重返渔村在小松公社门前留影;右边角落披衣者是69年小松公社具体安排知青的四面向办公室主任饶家佩
图片6.jpg
1993年10月笔者[2排右1]和渔村知青第一次集体大返乡回到插队落户的渔村大队在小松公社门前留影)
图片7.jpg
(上图是2011年6月笔者重返渔村来到小松镇[原公社]街上回望1969-1970年常来这里和社员们熙熙攘攘挤着赶墟的遥远记忆)



图片8.jpg
图片9.jpg
图片10.jpg
图片11.jpg
图片1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21: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而我们乘坐的这辆卡车经过离建瓯县城20公里的小松公社革委会所在集镇后,仍然没有停靠的意思。乘坐这辆车上五十多个男女知青们开始恐慌了,因为这是驶在最后一辆的知青卡车了,眼见太阳西斜,很快天色渐晚。终于,卡车把我们载送到溪水两边高山耸立的公路旁,在一排整齐的白色小屋前停了下来,听说是养护公路的道班房。我们看到不远溪流上高高架着简陋小木桥,有个村庄。这地方距离小松公社有2-3公里,渔村大队革命领导小组动员20来个社员敲锣打鼓的前来欢迎我们福州知青,他们都举着小红旗站在公路中。看到这场面,大家纷纷下车,准备卸下各自行李。但是随车的带队干部同欢迎队伍里某个头儿模样的农哥简单嘀嘀咕咕的碰头后,又喊我们全体赶紧上车,说这只是大队安排前来迎接的人群,我们车必须还要往里开(后来了解到那位农哥是渔村大队革领组副组长谢R F,渔村知青工作当时由他负责)。这下子就乱阵了,知青们都不愿意了,再往里开不是更加偏僻的山旮旯了?我们这最后一辆车停靠地方,离前面早已下车的知青他们落户的村庄距离就远多了,也就是离建瓯城里更远了,即使是去小松公社办事也要走十几公里不等的路程。所以大家吵着闹着要马上搬行李下车。带队干部和来欢迎的渔村负责人赶紧向知青解释说,现在卡车停靠的道班房附近的自然村,那是上栏生产队,公社和大队这次没有分配给上栏村的知青计划,因为在这之前的1月中下旬,已经有七、八个建瓯县城的知青安排到这插队落户了,不再接纳。现在车上的50来个福州知青按照渔村大队和小松公社早先研究好的方案安排到除此之外的渔村大队其他各个生产队,现在先请知青上车到前面不远(大约8、9华里路)的渔村大队部去吃晚饭,等洗漱后晚上大队干部会要开会欢迎知青们,第二天(即2月9日)再宣布分配名单,而且就会有各生产队派社员来接大家。面对这种解释,知青们刚开始都不接受,也不同意安排到交通不便的偏僻小山村。于是就和带队干部以及渔村前来欢迎的负责人争执起来,嚷着要卡车把大家再往外送,回到小松公社要求重新安排分配。几个年纪稍大的知青同带队干部及迎接的人不停辩论交涉,大部分知青也是纷纷缠住带队干部和当地头儿述说力争,要求整体安排在靠近公社所在地。当时一群女知青站立卡车边相拥流泪,那几个应该是同班同学,喃喃泣说姐妹们要在一起,不愿再往里走。我年纪小,不懂远近利害关系,茫茫然然,更何况晕车难受仍在折磨着我。后来才切身体会到力争选择靠近公社、靠近大队、靠近公路插队落户的重要性。知青们忙着交涉,现场开始乱起来,有大知青就叫我不要下车,要帮助看好车上所有行李,防止丢失。那时我才第一次出远门,没见过世面,个子小,也只会照看行李,站在卡车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一大堆行李,内急都不敢下车,忍着憋着,坚持再坚持。但是,知青们激动的情绪最后还是被随车带队干部和渔村来迎接的头儿们用毛泽东思想说服平息了,50来位知青又全部被动员再次上了卡车。汽车大约又继续往里行驶二十多分钟后,停在紧挨公路的一个小山村,我们被招呼下车,说这里就是渔村大队部所在的自然村,又称作樟树生产队。全村看似只有二十来户农家,虽然已是黄昏,家家户户都在做晚饭的时候,可是不少人还都跑到大队部看热闹。我下车果真看到在一栋白墙屋的大门框上面正中央有颗红五星,门边上垂挂着红字写成的渔村大队革领组的木牌。大队早已安排人员给远道而来的福州知青做好晚饭。经过一天一夜的乘火车坐汽车的长途跋涉颠簸,我们50多个知青既累又饿,悠悠万事,吃饭唯大!顾不了许多,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拿着饭碗挤到热气腾腾的饭甑桶前,抢木勺装米饭,大家都端着饭碗狼吞虎咽地站着吃,我至今忘不了那餐放开肚皮大家吃个够的新鲜肥肉的香味,据说那可是渔村大队当天刚宰杀的大肥猪哦,喝着可口的酸菜煮米汤让我们吃得更滑溜、顺畅。晚饭过后,渔村大队领导让我们早点简单洗漱休息。疲倦的我们知青都很快解开行李,把草席摊在地上,打地铺睡在大队部里,准备好的几个房间都不够,我和好几个知青还被安排睡在大队谷仓里,又暗又闷,只能将就着克服一个夜晚。
图片8.jpg
(上图是1993年国庆笔者重返渔村在村委会[大队部]大门前留影)
图片9.jpg
2009年2月渔村知青第三次集体回到40年前插队过的山村,和时任大队干部现任村委合影;笔者穿咖啡色夹克衫站在第3排左1位置)
图片10.jpg
(上图是2009年2月路后5位知青相约重返40年前插队的渔村
在大队部前合影,左起:孙丽娜、刘昌明、林润、暨祖和、刘于于)
图片11.jpg
2010年3月5日路后遭到罕见冰雹袭击,6位知青闻讯捐款支援灾后重建)


图片12.jpg
图片13.jpg
图片14.jpg
图片15.jpg
图片16.jpg
图片17.jpg
图片18.jpg
图片19.jpg
图片20.jpg
图片21.jpg
图片22.jpg
图片2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21:25:43 | 显示全部楼层
2月9日清晨吃过早饭,大队领导很快拿出几张纸,大声宣读知青安排到各个生产队落户的名单。我记得按照公布的分配名单,50多个福州知青三五成群地被安插到樟树、前岚、下坑、马历、大东、六坑、腊溪、上仰和路后等八九个自然村(生产队)。有人找了站在大队部门口看热闹的会讲普通话的社员,悄悄地向他们简要了解这些自然村的基本情况。农村社员最讲实际,在他们眼里山高路远并不可怕,只要哪个生产队工分值高,年终分红钱款多,哪个生产队就是好。其实,我们那时去山村插队落户,当地人并不都是很欢迎,因为外来知青落户多了就增加了本村吃饭的人口,生产队社员们的年均口粮就降低了。因此渔村大队还有五、六个偏僻贫穷的自然村就没接收知青,高山梯田水稻产量低,社员口粮少,大概有这方面的顾虑吧?!
上午八九点,接到任务的生产队派人来了,村庄在公路边的生产队多是拉着手板车来接,山坳里的生产队则是带着扁担、绳索、箩筐等来挑行李接知青。我和我于哥及他的同班同学知青润3个知青分配到路后生产队(自然村),那是离渔村大队部(樟树村)南面五公里的地方,就是还要从渔村大队驻地往外走10华里,更靠近小松公社所在地,路后村相对接近公路。当时我们3个就等着亲自来接我们的路后生产队周玉美队长,尽快帮我们把行李装上板车,去路后村安顿下来。不过,周队长好像不急着带我们三人回村,还停留大队部门口左右观望看热闹。我们3人当然也无所谓,而且到了路后,以后就是3个人生活挺孤单的,更希望能多来几个知青到路后生产队,人多热闹也有伴,过着大集体生活那该多么好。当时好多个女知青被零散分配到几个自然村,惆怅着找大队革领组领导和相关负责人诉求,反复说她们都是一起来的同学,请求无论如何都要安排在同一个自然村里,大家相互好有个照顾,不然就不走。有的亲兄弟更不能接受被拆散分别安排到不同的自然村插队,所以都不愿意随生产队来的人带走,纷纷强烈要求重新分配,要落户一起。有几个淳朴善良的大队领导开始用本地话嘀嘀咕咕交换意见,商量怎么尽快地动员这些知青服从安排。路后村的周队长也是热心人,他的任务是将分配给路后生产队的3个知青带回村就完事。可是他还留在知青群里转着看着,这被一个比较有心的知青林注意到,和他一起来的四五个知青没有分配在一起,正愁着找大队干部反映困难、请求照顾未如愿,于是赶紧过去和周队长攀谈起来,述说他和几个兄弟及亲戚一同来插队,临走前家长们在福州都反复交待他,委托关照。和他一起的5个知青里面,有女的,有身体比较弱的,有年纪小的,现在却被大队分散安排到比较偏远的几个自然村插队,以后他难以做到承诺关照。周队长听完情况后露出同情之意,就主动帮他向大队领导说情,而且表示路后村虽然只有18户农家,但还可以再接收两、三个。大队干部临时商量后同意部分更改分配方案,女知青至少都两三个安排在一起,而且考虑原分配到其他偏远生产队的这5个知青中的3个知青确实需要照顾,就分给路后村。这样,这5个结伴而来的知青很快商量好,为关照女知青和体弱者,2个身体较壮的男知青就接受大队原先安排,去了离路后村十几公里远的马历生产队(但是当天深夜这2个插兄还是扛着行李、打着手电摸黑离开马历村顺着公路找到路后村住了下来,这样我们路后就有8个福州知青)。后面安排的3个知青就和我们原先等着出发的一共6个知青紧随周队长推动堆满行李的板车朝着命运安排我们插队落户的生产队—路后小山村缓缓前行,即将开始同住一屋院、同吃一锅饭的知青生活,共同走上漫长曲折、酸甜苦辣的茫茫知青之路。
图片12.jpg
1993年国庆笔者[左1]和部分路后知青回1969年知青屋前留影)
图片13.jpg
(上图是2009年2月笔者[左]和于哥及知青润[右]重返路后在1969年-1972年曾经居住的知青老屋旧址前留影)
图片14.jpg
(上图是2009年春笔者在路后当年每天等候出工的白沙土廊留影)
图片15.jpg
(上图是2009年2月笔者[前左1]和同来的知青[后两位]回路后村与当年来接我们的周玉美队长[前中]及知青屋屋主鄢恭樟[前右1]在队部墙前合影)
图片16.jpg
2016年11月渔村知青再次重返插队山乡远摄现今路后村庄景色)
图片17.jpg
(这是笔者1972年在小松百货小店买的红色日记本塑料封皮)
图片18.jpg
(上图是1972年笔者在渔村耕山队夜晚休息写的时代烙印深刻的青葱日记之1)
图片19.jpg
(上图是1972年笔者在渔村耕山队夜深人静时写的青葱味浓且时尚的日记之2)
图片20.jpg
(笔者69年下乡母亲给的本子,她意在我务农之余多写写日记以提升文字能力)
图片21.jpg
(这是笔者1975年2月刚到大队畜牧场写下应景口号式随想日记)
图片22.jpg
(这是笔者1975年2月刚到大队畜牧场写下应景口号式随想日记续)
图片23.jpg
(这是笔者1975年2月7日为上山下乡六周年拼凑出见笑的打油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7-10 23:11: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来自邻里社AP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扫一扫关注 邻里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