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扫关注 邻里社
获取更多服务。

邻里社_真实业主生活圈_房网论坛

查看: 613|回复: 2

当年工分簿成为我上山下乡备忘录的概要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5-14 22:5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春的脚印深陷在偏僻的山乡
——当年工分簿成为我上山下乡备忘录的概要
刘昌明
图片1.jpg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屈指一算, 1969年2月至2018年,我上山下乡至今已50年,半个世纪,弹指一挥间,不胜感慨!翻出我保存多年的知青务农记工簿(社员劳动手册),回想当年十七、八岁的我,踏入社会的青春足迹第一步就是走向偏僻的山乡、田野。和所有知识青年一样,听从最高指示我来到闽北建瓯农村插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跟着太阳起,伴着月亮归,艰苦的劳动生活开始了!
图片2.jpg

这本老旧小册子是我们8个插队路后的福州知青中大林自制的,1969年2月初上山下乡来小松渔村插队落户后,分给我们8位知青每人一册。我保存约50年的个人第一本记工册,简朴的封面上还清晰地看出时代感极强的口号,以及我当年“美术字”拙作。
图片3.jpg

在这本记工簿的左页,我写下当时最流行的毛主席语录,意在今后的山村农耕中自我打气、自我鼓劲。右页详细记录了我们69年春节前10天来路后落户参加生产队劳动的开篇。3月13日还是正月廿五,渔村路后生产队已经开工了,一年之计在于春嘛!我们村后的山坡上栽种了很多集体的杨梅树,知青们上山下乡第一天的务农是从铲锄杨梅树下的杂草开始。队长照顾我们城里学生刚到农村,先从简单、轻微的劳动入手。当然,春耕季节,很快开始跟着到蜿蜿蜒蜒的水渠兴修水利去了。继而,下乡第六天跟着社员们卷起裤腿,一脚踏进冰冷的层层梯田翻土作业,为插播早稻做好准备。

图片4.jpg

在这记工簿左右页上可以回忆我69年炎热的夏天几乎天天出工耘田,其中8月5日上午还被生产队派工去挑公粮半天。那是早稻收割晒干进仓后,小松公社粮站很快就组织卡车来渔村大队现场收稻谷、入国库,迅速、有力地落实毛主席关于“备战备荒为人民”、“手中有粮,心里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的以粮为纲一系列指示精神,我们知青才来半年就和路后生产队社员一同挑重担了。
图片5.jpg

图片6.jpg

图片7.jpg



以上3张图面都是我69年10-11月参加收割晚稻、种植冬小麦、挖收地瓜等农活的出工记录。那是秋收冬种季节。每天出工回来我都详细登记当天收割多少斤晚稻稻谷(未晒干的青谷)回来,按劳取酬,以收回来的稻谷多少评定工分。晚稻照样有挑公粮入国库的任务,所以记工簿仍有派工担公粮记录,有的还记载为“挑忠字粮”,实事求是地体现了那时候浓厚的政治味道。每一页备注栏里的数字都是表明截止当天的出工累计数,为年终的分红提前做到心中有数。当时我们那里农村的年度核算都是从上年12月1日开始,到本年11月30日截止。记工簿可以看出,1969年我的全年出工天数整整有100天。
图片8.jpg

69年12月上旬至70年2月中旬我插队10个月后的第一次回福州探亲过春节)。上图是进入1970年的出工记录,第一行记载的11月30日种小麦仍是1969年最后一次的出工,备注栏里明确累积出工数为100天,就是说我在69年可以参加生产队分红的有效出工天数为100天。(为何说有效出工天数,因为队里每年都要安排全村男女老少齐上阵,劈宽修整上山下田的各条山间小路,统一不记工,作为每个社员应尽的义务工。生产队保管员按照传统,从小队谷仓称出储备的麦子到公社粮站兑成面粉,手工擀面,借助某社员家的大厨房,当晚煮好大锅面条犒赏辛勤开路的所有人员,算是酬劳)。记得69年我的每天评定工分只有社员的一半,社员全劳力、强劳力最高得分12分,我们刚来,农活不怎么熟练,和妇女儿童一样待遇,属于所谓半劳力,每天只得6个工分。好在我们路后副业收入不错,记得69年路后生产队分红决算每个工分值为0.098元,我的一年劳动可得58元多,扣除当年分配约有500斤的工分粮的款项,那年稻谷每百斤9元,我的69年参加生产队集体劳动实际分红现金所得大概13元多,刚刚够来回福州的路费。
图片9.jpg
图片10.jpg
图片11.jpg

以上选择3图均为1970年我回福州探亲归队后继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务农记载。到11月30日为止,1970年我出工217天。
图片12.jpg
图片13.jpg
图片14.jpg
图片15.jpg

上面四图是我自己剪裁废旧表格纸装订起来的1971年记工簿,可以看出我是3月29日开始了在渔村耕山队的劳动。耕山队老农多、妇女多、少儿多,我们知青都爱去,一是劳动强度相对会轻松,更主要的是耕山队有办集体食堂,我们知青省却了砍柴、种菜、做饭的繁琐、烦恼事情,甚而每天披在身上的臭汗酸味的劳动衣裤都可以麻烦煮饭的婶婶婆婆们帮我们洗净晾干。耕山队每年都有生产春茶、夏茶和秋茶。记工簿里不时可以找出我参加锄茶山、喷农药、灭茶虫的茶园管理,以及白天上山采茶、晚上加班做茶的劳动记录。
图片16.jpg
图片17.jpg
图片18.jpg
图片19.jpg
图片20.jpg

上面5个图面是1971年3月路后生产队记工员发给我的那本《社员劳动手册》封面和封底及其中的各页画面。我刚去耕山队不久,队里做种的紫云英(冬天撒播在收割后的稻田里,来年春耕犁田化作绿肥)熟透了,就把我召回一起抢收田里的紫云英。因此专门发给我这本记工手册,每天出工都由生产队记工员登记盖章。那几页画面的宣传文字清楚地展现六、七十年代全国的政治标语口号。 这本社员劳动手册实际只记载我被临时召回抢收紫云英的几天。   1971年全年我出工只有179天,因为,那年闽北山区甚至全省农村被强大的流行病疟疾所侵袭,我们知青参加繁重的双抢劳动,缺食少喝,营养跟不上,在劫难逃,几乎个个都打摆子(疟疾的俗称)。那年夏秋时节,我连续两次打摆子。染上疟疾后,上午低烧,下午高烧,夜里讲胡话,服了好多奎宁片,连续几天滴米未进,在农友的扶送下来到渔村大队合作医疗站挂瓶点滴,好不容易才治愈,当时身体极度虚弱,元气大伤。家里知道后来信催我回福州休养一段,于是我向生产队及大队办好请假手续,九月上旬只身返回榕城,一直在家休息到十月下旬才念念不舍离开家里重返耕山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4 23: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图片21.jpg


这本是我第一次花钱买的精巧工作手册,记载我1972年至1974年的出工情况,那几年我先在耕山队,以后调到大队畜牧场。
图片22.jpg
图片23.jpg
图片24.jpg
图片25.jpg
图片26.jpg
图片27.jpg
图片28.jpg
图片29.jpg
图片30.jpg
图片31.jpg
图片32.jpg
图片33.jpg

以上12张图片的画面简略看出我在耕山队和畜牧场的出工情况。1973年6月,大队把我调离耕山队,让我下山去负责大队畜牧场,这是我第一次开始学着管理七、八人的小团队,不像以往那么随意,想出工就扛着锄头跟着去,感到累了就呆在宿舍睡大觉。在畜牧场里,有着存栏数保持在30头左右嗷嗷待饲的猪们,每天需要大量饲料,还有放养几百尾鲢鱼、草鱼的鱼塘要精心呵护。我每天都要早起床带领大伙儿上山讨猪菜、下田觅鱼草,种小麦、挖地瓜,采茶季节还要带人返回耕山队加班做茶,不得轻松自在,每天晚上都要考虑畜牧场第二天的农活安排,有时还要超前计划畜牧场中长期农事。每天所得工分还和大家一样。好在畜牧场也办食堂,我可以全力以赴,尽可能多出工劳动。所以,1972年我出工236天,1973年出工213.5天,1974年出工227天。
图片35.jpg
图片36.jpg
图片37.jpg
图片38.jpg
图片39.jpg
图片40.jpg
图片41.jpg
图片42.jpg
图片43.jpg



上面这两本《社员劳动手册》是我调到大队林场后专门去小松公社赶墟时自己买的正规的记工簿,为的是在新的一年、新的场所有个新气象。以上9图画面,让我再次回想那三年难忘的林场生活。
1975年元旦刚过,随着建瓯林业形势的发展,大队耕山队扩大再生产,成立渔村大队林场,又将我调到林场干活,我打起背包返回耕山队旧地,再次来到满山种着矮脚乌龙茶树的老虎垅,重操旧业。新来的场长非常信任我,让我协助管理林场的现金来往,我成了林场的出纳兼采购,甚至还当起了和小松林业采购站常打交道的木材检尺员。那几年,除了参加林场耕山育林的农活外,我还常常被大队喊下山去干了一些“不务正业”的活儿,当然是大队指令性派工,都是有工分报酬的。在这几页劳动手册里, 都分别记载着我为大队党支部刻写(钢板蜡纸)文字材料、参加举办思想教育学习班,协助大队治保主任一同出差建阳县搞征兵政审外调、陪同为集运木材在崎岖山路上摔伤骨折的社员上省城医院治疗等等公出的往事。


1975年我的出工为310天,1976年出工307天,1977年出工只有227.5天。回想起来,75、76、77那三年的春节我都没回福州和家人团聚,坚持在林场干活挣工分、做表现,不过,1977年9月起我离开林场到渔村中心学校当民办教师去了,所以那年出工天数较之前两年少了许多,要不然,我打算出工依旧是要300天以上。





图片3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5-16 09:12: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扫一扫关注 邻里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